在线作业平台「一起作业」完成约 2 亿美元融资,今日头条领投

来源:36氪

36氪近日从多个独立信源获悉,家校互动在线作业平台“一起作业”以超过 10 亿美金的估值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据了解,本轮融资金额在 2 亿美金左右。

事实上这一轮融资已经于去年年底完成,值得一提的是,今日头条参与并领投了本轮融资。

bp2ykvp2up79eno3.jpeg

一起作业过往融资 数据来源:鲸准

根据一起作业此前公布的数据,截至到 2016 年 9 月,“一起作业”的服务已经覆盖了国内 8 万所小学、初中,主要涉及语、数、外三科,到 2017 年,注册用户突破 5000 万,其中学生用户突破 3000 万,注册学生用户达到 2700 万余人。

2015 年完成 D 轮融资后,在资本层面,一起作业没有再公开新的动作。更多的发声集中在业务上:

1.推出 UStalk 在线外教产品,对标 VIPKID,主打一对一北美外教

2.全资收购“快乐学”。快乐学是从“日常作业+周测+大考”入手的初高中在线教育平台,能够和一起作业在业务上形成互补:一起作业 90% 产品覆盖为小学,快乐学则以初高中理科体系为主,一起作业切入的是课后的家庭作业环节,而快乐学则注重过程性评价,从日常作业和考试等教学场景切入,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学习方案; 

3.对“家长通”进行升级。在原有的消息资讯之上围绕“班级群”进行升级,方便家长了解教育行业资讯和信息的同时也鼓励形成社区化的讨论氛围,同时接入了“学习成长板块”。

题库类产品的典型商业模式是:通过切入“练习”这一高频场景来积累用户和流量,进而通过课程售卖(第三方、自己制课)进行商业变现。一起作业也不例外:在家长通 App 内为第三方的付费教学产品引流,推出 UStalk 后,也会将有需求的学生引流到这些自有课程上。

较之于其他直接 2C 的作业工具类产品,一起作业的 2B 路径优势相对明显:拥有“家长”这一更加垂直的付费流量,对于学校端的布局,一起作业一直以地推团队、免费服务的形式接入。

头条持续的延展的触角如今伸到了教育领域,除了此番领投一起作业外,36氪从今日头条内部相关人士处了解到,头条内部也在孵化包括一对一外教(直接对标 VIPKID)、少儿编程、聊天机器人等多个 to C 的教育产品。

虽然缺乏教育的基因,但教育本身是一个大赛道,今日头条的广告营收也可以反映这一点:营销中心总经理陈都烨曾经透露,从 2016 年到2017 年,今日头条教育类商业合作客户量增加了 263%。

对于头条而言,流量一定是第一位的优势,但并非做好教育的充分条件。供给端主导的教育赛道,头部内容的马太效应极强,将教学、运营主体分离的 C2C 平台模式由于缺乏对服务和内容的管控因而并不能提高教育服务的转化。

除了流量红利外,头条不断切入其他赛道和领域也在于,作为一家技术公司,尤其是算法及其出色的公司,头条需要为自己的技术寻找应用场景,但任何技术如果要应用到真实的教育品类上,如果要真正做到留住用户,仍离不开需要内容和服务的辅助。

抛开流量和技术,内容才是教育产品的价值回归点所在:提出 All in AI 的百度在教育领域仍将文库作为核心产品之一,有道的“流量+卖课”模式到了课程环节则通过内部深度参与的形式呈现。对于教育产品来说,最终还是要靠内容和服务变现盈利。

所以综合来看,对于头条来说,一起作业的优势在于:

高频场景:在各个领域的竞争中,高频场景的抢占都是必须,教育也不例外。对于头条来说,如果要在 K12 这一细分赛道里分一杯羹,自然也要先借助一起作业占领流量高地;

精准用户/流量:这里的精准指两方面,首选承接上一点,练习这一场景背后是具有真实需求学生,而 B 端路径又帮一起作业拿下了家长流量,在对”家长通“的升级后,产品也在从家校信息互通平台向社区转变。通过社区维系的用户转化率会高于简单导流,如果头条推出后期自有产品,这些流量本身也代表了一批能够被转化的种子用户;

个性化数据:首先题库产品本身就有收集学员个性化做题数据的前提优势,在收购了快乐学之后,一起作业的数据场景进一步拓宽,无论是从产品开发还是后续的营销付费转化层面考虑,这些个性化数据都是相当有价值的;

再回到互联网巨头们在教育的布局上,太阳底下无新事,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具有稳定现金流的教育从来都是大公司觊觎的赛道,头条如今通过“投资+内部孵化”的模式切入教育领域的姿势和 BAT 们别无二致。

r6ok80ucpkbqdx6c.jpeg

阿里、腾讯、百度的教育投资布局

真格教育基金合伙人葛文伟在一次公开采访中曾经提到,BAT 如果要做教育,除了投资外,还要在各自生态中去做,只负责“底层水电”。这里的“底层水电”可以是流量,也可以是技术。

体现在投资层面,各家都在通过投资来“收割”优质内容提供商,将自己的优势赋能在合作伙伴身上来完善自己的生态建设。需要指出的是,“流量红利”之下,BAT 三家在教育领域布局的出发点又都稍有不同,例如腾讯更多出于挖掘年轻用户的附加价值,满足单个用户的多个需求点,因而 K12 成为重点投资领域,百度则更多聚焦于人工智能。

而自己孵化的产品如腾讯课堂、淘宝教育、百度传课等的市场反响都不如人意,至少说明了一件事:有流量≠能做成好的教育产品。

技术是在线教育爆发之后越来越被高频提及的一个新变量。无论是在线教育这个大命题还是“AI+教育”这个子领域,本质都是对于“供应链的优化”,换句话说,技术会推动教育的发展、优化原有的内容传播形式和效率,但并不会推翻整个体系。从这个层面上看,技术手段并不构成核心竞争力。

阿凡提创始人陈李江在“WISE2017新商业大会”中提到,“核心技术加上核心数据是人工智能领域里最底层的层面,但它缺乏场景。再往上一层,在这以上有很多细分场景,如果具备了这样的基础能力,而又在某一个细分场景里做得非常好,这时候独角兽就有可能产生了。”

我们认为,即便 AI 正成为在线教育的标配,大公司也在借自己的技术优势入局教育领域,无论大公司还是资本,如果只单纯布局技术或许会和只看重流量一样“无疾而终”。

内容和技术在不断融合。

好未来在去年年底推出 AI Lab,用于研发 AI 产品及解决方案,同时承接集团内各事业部有关 AI 产品的需求,向各事业部提供AI技术顾问咨询服务,情绪识别引擎开发商 Facethink 创始人杨松帆担任 AI Lab 的创始人,Facethink 在去年 5 月获得了好未来 Pre-A 轮融资。而好未来方面也在持续寻找上游技术的投资机会,或许可以理解为内容巨头在寻求技术层面的突破。

回过头来,我们或许可以说,在线教育领域的创业机会尚未被垄断,也并不会被垄断,优质的、创新的内容对于创业者们来说,完成内容和产品的壁垒建设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 C 端实践“受挫”之后,B 端成为了流量巨头们寻求稳定回馈的市场。腾讯推出了平台类的腾讯课堂、腾讯精品课;类网校的企鹅辅导;信息化产品腾讯校园、第三方服务系统腾讯微校,百度的智慧课堂也直指公立校市场。